國有資本佈局優化和結構調整:新基建的機遇、啓示與對策

國有資本佈局優化和結構調整:新基建的機遇、啓示與對策

國有企業如何在新基建中抓住機遇併發揮國有經濟龍頭作用尚未得到深入研究。新基建將給國有企業帶來一次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與數字化轉型、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提高國際競爭力具有協同性,有利於全面增強國有企業的競爭力。國有企業作為新基建實施的主力軍,應緊緊抓住新基建發展重要機遇併發揮龍頭作用,在引領創新發展、帶動民間資本、統籌投資進度等方面主動發力。同時,在新基建過程中要堅持國有企業分類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對不同競爭屬性的國有企業賦予不同的新基建任務,避免出現嚴重產能過剩和資源浪費,確保各市場主體的公平準入性,做到國民共進。

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也被簡稱為新基建。隨着中央相關會議中多次提及新基建,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衝擊急需擴大投資提振經濟,2020年以來,社會各界對新基建的關注度急劇升温,地方政府也紛紛出台大規模新基建計劃。與此同時,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全球範圍內興起,國際形勢複雜多變。因此,新基建不僅是應對當前經濟下行壓力、穩定經濟增長的短期舉措,而且將在搶抓科技和產業革命機遇、建設智慧社會和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中發揮先導和基礎性作用。在此背景下,國有企業作為堅決貫徹執行中央決策部署的重要力量,將迎來什麼機遇,又該如何在我國新基建中抓住機遇、承擔起主力軍作用是現階段的重要議題已經毋庸置疑。

新基建的實施,將給國有企業帶來一次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國有企業藉助新基建,在信息數字化方面的優勢可以較快地結合企業實際建立起一套集辦公、生產、服務等為一體的數字化信息系統,推動國有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在今後一段時期,5G、物聯網、區塊鏈等新技術的快速發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與傳統產業的深度融合,將為國企引入新的管理模式、制定新的發展戰略提供着力點。

企業是市場的主體,國有企業作為新基建的排頭兵,應緊緊抓住新基建發展重要機遇併發揮龍頭作用。國有企業在高質量進行先進技術基礎設施建設的同時,也要加快傳統產業與新技術的融合,促進國民經濟整體轉型升級。另外,國有企業要充分依託自身的技術積累優勢,有針對性地加強資本佈局,培育新的經濟增長動力。同時,國有企業要關注國有資本的產業關聯及帶動性,通過自身的項目投資和項目運營,引領和儘可能地帶動更多項目的發展,促進地區經濟轉型升級和區域協調發展。

新基建給予國有企業的機遇

與傳統基礎設施建設不同,包括5G、工業互聯網在內的新基建突破了以“鐵公基”和房地產為代表的模式,具有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特徵。新基建將給國有企業帶來一次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與數字化轉型、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提高國際競爭力具有協同性,有利於全面增強國有企業的競爭力。

第一,新基建為國有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提供了契機。

近年來,國有企業數字化建設取得了積極進展,但信息化發展水平還不均衡、不充分,仍然存在信息孤島和斷點,核心軟件、硬件受制於人等問題。新基建的擴展可以有效驅動國有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數字基建既是國有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技術前提,又是部分國有企業轉型後提供的服務重點。一方面,新基建能夠形成普惠效應,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企業綜合應用新基建技術的成本。另一方面,新基建在不同組織中的應用,可以倒逼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的數字化轉型。

數字化轉型對國有資本結構調整來説既是機會也是挑戰。國有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技術只是一個很小方面,更多的涉及體制機制、流程、管理、商業模式和企業文化的變革與創新。國有企業要在數字經濟、智能經濟領域發揮先導作用和引領作用,積極參與新基建的同時,也要注意傳統產業與數字技術和數字經濟的結合,通過加快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加快培育新產品、新產業和新業態。

第二,新基建是推動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支撐。

對於傳統產業而言,從以往的物理世界到今天的數字世界,跨越的分水嶺已然呈現。早在2015年國務院發佈的《關於積極推進“互聯網+”行業的指導意見》中就提出,鼓勵能源、化工、鋼鐵等行業積極利用電子商務平台優化採購、分銷體系,提升企業經營效率;推動各類專業市場線上轉型。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加強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建設。2020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次提出,加強戰略性、網絡型基礎設施建設。國家新基建的序幕逐漸開啓。5G基建、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等高新技術與傳統產業的融合越來越緊密、落地越來越迅捷,並正在成為數字經濟時代下傳統行業探索轉型升級與高質量發展的“新法寶”。

當前國有資本佈局優化與結構調整的重點

企業是市場的主體,而國有企業將是這場新基建行動中的排頭兵,應緊緊抓住新基建發展重要機遇併發揮龍頭作用,在引領創新發展、帶動民間資本、統籌投資進度等方面主動發力。

第一,國企快速佈局新基建領域,發揮引領科技進步作用。

國有企業應持續引領行業技術進步,牢牢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優化國有資本重點投向和領域,加大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投入,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同各產業深度融合,推動國有資本向前瞻性戰略性新興產業集中,鞏固和增強在關係國家經濟、科技、國防、安全等領域的控制力、影響力。一方面,充分發揮央企的優勢,當好新基建的主力軍,在5G等數字化、自動化、工業物聯網等平台建設方面發揮基礎作用,為經濟社會數字化轉型,為新服務和新需求提供新動力,促進我國產業業態變革。另一方面,國有企業要建立健全創新引領發展機制,加大在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興產業的佈局力度,不斷提高自身技術水平,打造科技引領的世界先進產業集羣,培育新的增長點,帶動我國主要產業向高端發展。

第二,充分發揮國企的帶動作用,調動民間資本的積極性。

央企和地方國有企業資金實力雄厚,在關乎國計民生的電信、鐵路、公路等市場細分領域都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一旦國有企業開閘投資,其就業帶動作用立竿見影。除了這些對推動經濟增長的直接影響之外,國有企業的示範作用,也會有效影響以民營經濟為代表的私人部門改變預期,重新投入日常經濟生產活動中。民營企業和民間資本是新基建不可或缺的投資主體,國有企業要通過自身的資本和技術較為集中的優勢,通過產業帶動和引領作用,影響和帶動其他各類企業參與到新基建中。新基建領域有不少屬於高風險、高回報,商業化運作效率高,市場能夠有效配置社會資源的行業,調動包括民間投資在內的各類社會資本參與新基建的積極性,將有助於調動更多的資源,加速新基建的建設進度,還有利於帶動和完善相關產業鏈。

第三,統籌規劃新基建投資進度,防止走低效重複建設老路。

新基建的建設應該是“優勢互補、資源共享、互惠互利”的開放式合作生態系統。作為國有企業,應該立足自身的產業優勢,主動對接符合自身產業結構佈局、未來發展方向的行業領軍企業、大專院校及科研機構,通過出資合作、資源置換等方式加強人才、技術、數據、資金等資源整合,協作協同佈局具有自身特色的平台或者產業。同時,要充分吸收過去傳統基礎設施建設的經驗教訓,提前做好統籌規劃,明確短期和中長期的發展重點和次序,充分考慮企業實際,不能盲目硬上,防止造成無效投資、產能過剩等問題捲土重來。

啓示與建議

國有企業具有優勢,理應起到引領作用,並以此帶動私營部門為市場正常運轉、為民企正常經營提供“積極向上”的牽引力量。為此,本文提出以下幾點政策性建議:

第一,確保各市場主體的公平準入性,做到國民共進。政府要降低新基建投資的進入門檻,破除對民營企業進入新型基礎設施投資的隱性障礙,積極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進入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釐清新基建的產權屬性,完善政府、國企和民企之間的投資合作機制;政府應採取包括税收減免、融資優惠等多種政策措施激勵多種市場主體參與新基建。

第二,將引領新基建與國有企業改革有機結合。堅持國有企業分類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等一系列的改革舉措,對不同競爭屬性的國有企業賦予不同的新基建任務。對於競爭性的國有企業,應完全放開市場,促進國民經濟各部門在資金、項目、技術等方面的資源整合。對於自然壟斷性的國有企業,應鼓勵加大研發和技改投入。對於公益類國有企業,應加大信息化改造,推行電子政務,提升服務質量。

第三,守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底線,避免出現產能過剩等老問題。新基建不是簡單的基礎設施建設,而是與產業化應用協調推進,既能增強基建穩增長的傳統屬性,又可以助推創新和拓展新消費、新制造、新服務。對照此前基建投資出現的問題,新一輪的基礎設施建設尤其需要防止投資過熱帶來的風險,避免造成新型基礎設施的嚴重產能過剩和資源浪費。

作者:北京師範大學 郝穎 黃雨秀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後修改:
0